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台美族裔的故事 (上)

1970Downingtown, PA舉辦的第一屆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照片由徐頌鵬提供

台美族裔的故事 ()

楊遠薰

美國是一個民主多元的國家,尊重各族裔的傳統與文化,因此在美國有歐裔美人、非裔美人、亞裔美人之分。亞裔裡又有日裔美人、韓裔美人、華裔美人、台裔美人等等。

美國國會於1992年通過每年五月為「亞太傳統月」,復於1999年通過每年五月的一個星期為「台灣傳統週 (Taiwanese Heritage Week) 」,明白揭示在美國有一個以台灣為傳統(heritage)的「台美族裔 (Taiwanese Americans) 」存在。

那麼,「台美族裔」或「台美人」該如何定義?依美式的說法,應是「具全部或部分台灣傳統的美國人為台裔美人,簡稱為台美人」。若以淺顯的話來說,則是「凡來自台灣、歸化為美國籍者及其後裔,泛稱台美人或台美族裔」。

何以近六十年來有如此眾多的台灣人移民美國並歸化為美籍?若依基督徒的說法,是神的帶領與恩典。若依一般的說法,是天時加上人為等一連串奇妙因素的組合,而其中不乏「老天眷顧台灣人」的元素。

1

台灣人移民美國的歷史很短,迄今不過一甲子。1949年以前,到過美國的台灣人寥寥無幾,屈指可數。他們也沒在美國留下來。

19491978年底,美國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為唯一合法的中國,每年給予中國的移民配額歸台灣獨享,但在1957年以前,自台灣到美國的人絕大多數是與國民黨政府有密切關係的大陸人。一般台灣人無法自由出國,也甚少有能力自費留學美國。

自五十年代後期開始,陸續有一些很會唸書的台灣大學畢業生到美國留學。這些人後來成為台灣人移民美國的先驅。因為他們在拿到博士或碩士學位後,沒有回台灣,反而繼續留在美國,就地工作,並且向美國移民局申請到永久居留權(俗謂「綠卡」),數年後歸化為美國公民。所以從美國角度來看,他們是來自台灣的早期移民。

何以始自五十年代後期,有那麼多台灣青年能赴美留學、爾後在美國定居?並且這風氣越來越盛,至六、七十年代甚至蔚為風潮? 仔細探討,既是因應美國的國家與社會所需,也是上天為台灣人開啟的一扇赴美大門。

1971年在Highland Lake, NY 舉行的第二屆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徐頌鵬提供照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全球很快地形成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集團及以蘇俄為首的共產集團兩大勢力,雙方隨即進入冷戰(Cold War)期。

鑒於美國於1945年在日本的廣島與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威力驚人, 因此美、蘇兩國在第二次大戰後競相發展核子武器,從而競爭研發核能、太空、科學等各種科技。

為與蘇聯競爭,美國挹注大筆的聯邦經費在發展高等科學與教育上。但蘇聯竟出奇不意地在1957年發射一枚「史普尼克(Sputnik)號」火箭,成功進入太空軌道,震驚全球,也嚇壞美國的科學界與政界人士。

唯恐美國科技落後蘇聯,美國國會於1958年一月通過「太空總署法案 (NASA Space Act) ,催生了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設立。同年八月,國會又通過「國防教育法案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 ,由聯邦提供龐大的經費予美國各級學校,藉以提升全美國學生的數學與科學水準。

在這情況下,美國公、私立大學皆自聯邦獲得充裕的研究經費,但許多大學卻招不夠足以從事科學研究的研究生,乃開放研究生的名額甚至提供研究助理(Research Assistant)的獎學金予優秀的外國學生,從而造就一些成績很好的台灣青年得以赴美國留學。

因此自五十年代後期開始,一些一向勤勉用功的台灣的大學畢業生便陸續踏上亞美利堅新大陸,分赴全美各州的大學深造。

1961,美國年輕有魄力的甘迺迪總統在國會發表了流傳一時的「登月計劃」演說,矢志在1970年前,將人類送至月球、並讓其安返地球。結果,他為美國太空總署爭取到七至九億的追加預算。

爾後數年,NASA經費激增五百倍,參與登月計劃的員工多達34,000人,與之合作的學界與工業界人士更達375,000人。連帶地,與科學、數學有關的研究工作大增,其時在美國拿到理工博士學位的台灣留學生亦不乏就業機會,紛紛留在美國工作。

1965年,基於國家發展需要與民權意識抬頭,美國國會通過新移民法 (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of 1965) ,增設「給予具有專才者及美國公民、居民的近親優先獲得在美永久居留考量」的條款,適時解決了早期台灣留美學生在美國的居留問題。

因為具備專門的職業技能,他們在新移民法通過後,便陸續順利取得綠卡,五年後歸化為美國公民,便開始為其近親如子女、父母或兄弟姐妹申請到美國依親,從而引出更多的台灣人得以合法成為美國的居民。

六、七十年代,台、美兩地工作所得與生活環境皆有顯著差異,尤其台灣長期戒嚴,人民言論不自由,因此許多人或基於獲得更好的酬勞、或嚮往民主自由的國度、或希望孩子接受開放的美式教育…等因素,都希望到美國去。

其時的台灣社會猶存「唯有讀書高」的士大夫觀念,一般人普遍認為到美國拿博士學位是很有出息甚至了不起的事。所以台灣的孩子從小在父母的督促下,天天用功讀書,希望在一次次的聯考裡都能考上第一志願,然後進台大,再到美國去。也因此,「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成了一時的名諺。

1971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的烤肉活動,照片由徐頌鵬提供

這股留學潮以1665年至1975年為最高峰。當時,量子物理 (Quantum Mechanics) 在歐美是很熱門的學科,而華裔物理學家李政道、楊振寧在1957年獲得諾貝爾獎,更帶給國人無限驕傲與鼓舞,所以當時台灣一些有抱負的青年平日猛攻數學、物理與化學,出國留學時更暗懷夢想,希翼有朝一日亦能獲諾貝爾獎,以便衣錦還鄉,光宗耀祖!

在這種氛圍下,1969年,美國太空人阿姆斯壯 (Neil Armstrong) 在全球數億人 矚目下,成功登陸月球,為美國太空發展史上寫下最輝煌燦爛的一頁,也將台灣的留學潮推向最高峰。

2

然而一進入七十年代,因為能源危機、經濟遲緩,加上越戰等問題,美國民眾開始感到龐大的太空預算是項沉種的負擔,因此要求大幅刪減太空研究計劃1975年,美國的阿波羅太空船與蘇聯的Soyuz太空船在太空軌道相會,由雙方的太空人握手,終於為長達二十年的太空競賽劃下休止符。

太空競賽一落幕,許多科學研究立刻縮減或喊停。連帶地,研究工作機會驟失,辛苦拿到學位的台灣留學生們就業無門,頓感挫折。

其時,台灣經濟成長,中小企業興起,工作機會大增。島內許多人開始覺得「到美國去,也沒有多好;留在台灣打拼,或許較有希望」,留學熱遂逐漸降溫。

然而就在留學熱開始退潮之際,老天很奇妙地又為台灣人開啟另一扇到美國的大門,那就是醫師赴美行醫。

美國自1955年開始參與越戰,至詹森總統執政的19631969年達到最高峰。越戰高潮期,美國青年必須從軍,以致國內大小醫院普遍缺乏醫師。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美國醫院開始延攬外國的年輕醫師,因此造就台灣醫師得以大批移美的機會。

            當時,「美國國外醫學研究生教育會」每年都到台灣舉辦「外國醫學研究生資格檢定考試(Educational Council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簡稱ECFMG)」,合格者可到美國的醫院實習或行醫。所以當年台灣的醫學畢業生後在服兵役時,都紛紛準備考ECFMG

然後,服完兵役、考過ECFMG,這些年輕醫師們便一個個飛往新大陸。他們通常在美國的醫院實習一年,升上住院醫師後,便開始申請在美永久居留。因為美國當時迫切需要醫師,所以醫師們一提出申請,很快就被核准。

這股醫師移美潮為期亦約十年。1975年,越戰結束,美國青年回到本土,紛紛返回學校。七十年代後期,美國醫學院畢業的醫師們已能滿足各大小醫院的需要,這扇台灣醫師赴美的大門便漸告闔上。

1971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當年大家都還年輕。照片由徐頌鵬提供)

然而就在留學潮與醫師潮逐漸沉澱的1978年年底,美國卻突然宣佈將於19791 1 日與中國正式建交、與台灣斷交。這項聲明如同平地一聲雷,轟得台灣人心惶惶。

當時,許多人十分擔憂蔣經國的政府會撐不過,而向中國示降,台灣將赤化,因此暗中紛作移民國外之打算。而在全球所有國家中,就以民主、富強的美國最令移民者嚮往。所以八十年代,台灣掀起另一波比從前更大許多的移民美國潮。有些先知先覺者則在此時發現有兩個管道可移民美國:一為依親移民,另一為投資移民。

早在七十年代,早期台灣留學生因專才取得在美居留或公民權後,便開始為其近親申請赴美依親。當時因為美國給予中國的移民配額皆歸台灣獨享,自台申請赴美依親並不難。但自中國在1977年開放移民並於1979年與美國建交後,因為中國也有大批人要移民美國,所以自1979至1982年,自台灣申請赴美依親的管道幾乎停滯。

後來幸經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等諸多單位與許多人的爭取,美國於1982年將台灣自中國的移民配額中抽離,使台灣單獨享有兩萬名的移民配額,這條依親移民的管道才又告暢通。

投資移民則係美國為刺激其國內經濟、增進其國民就業機會而設的移民政策。根據EB-5法案,投資金額在50萬至100萬美金之間、兩年內雇用十名以上的當地員工,便可望獲得投資移民的資格。

這項投資移民的門檻有時會因時因地作某些調整。但八十年代,台灣因為貿易出超、房地產增值,有能力跨越美國投資移民門檻者眾,因此申請赴美投資移民者絡繹不絕。


1971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的游泳活動(當年的第二代現都已五十歲了,照片由徐頌鵬提供)

新移民裡,許多人經營汽車旅館(motel)或酒店(hotel) ,也有不少人從事房地產買賣或公寓出租,還有更多人開餐館、超市、酒莊、洗衣店…等等,為原本大都薪水階級的台灣移民圈裡帶來了多元的元素。

由於台灣人喜愛投資房地產,經營餐廳、旅館或出租公寓…等,皆與房地產有關,加上移民者本身也得買房,所以一些台灣新移民聚集的地方,購屋風氣盛,房價便節節上升。

當加州的房價飆高後,稍後來的移民便向東到遼闊的德州謀發展,再晚點來的移民則向更東的路易斯安那、佛羅里達等州闖天下。不久,美國南方的陽光地帶(Sun Belt)便出現了不少台灣移民的蹤影。

3

這些自五十年代後期至九十年代因留學、行醫、依親與投資等方式陸續抵達美國的台灣人,形成了今日在美國台灣僑民的主流。至於這些人在美國究竟如何討生活?

                      有些美國的小說或電影喜歡戲劇性地將台灣移民描述成開著一部流動車,在紐約市區四處賣炒麵或珍珠奶茶的亞裔移民。這情況顯然有之,但其實與大多數台美人的生活有段距離。(待續)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台美族裔的故事(下)


1973年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又回到 Downingtown, PA 舉行,徐頌鵬提供照片
台美族裔的故事(下)
楊遠薰


五、六、七十年代到美國的台灣人大都是當年在台灣很會唸書的一群。他們從小勤奮用功,成績名列前茅,到美國後,戰戰兢兢,努力學習,許多人都能克服語文的障礙,在專業上有不錯的表現。當年,美國一些工業州的許多大公司都相當注重研究發展,願意聘用有博士或碩士學位的台灣人,因此這些早期的台灣留學生大都逐工作而居,散住在全美許多州。

八、九十年代到美國的台灣移民大都聚集在加州,少部分到紐約或陽光地帶的德州、佛州。除了一些創業的投資移民外,許多新移民確實抱著「看著辦,走著瞧」的心情到美國,也往往經過一段摸索的過程。

然而老天確實十分照顧台灣人,就在新舊移民皆需工作的當兒,賜給台灣人一道源源不絕的活泉,那就是電腦科技的崛起。

電腦與通訊科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應美國國防需要而興起,戰後轉為商業化,發展日新月異。如同一場無聲無息的革命,這些嶄新的科技不僅顛覆了所有公司的傳統作業,亦完全改變了民眾生活。而在這顛覆與改變的過程裡,則提供了無數工作機會予在美國的台灣人。

七十年代上半期,美國各大小公司紛紛作業電腦化,一時需要無以數計的電腦工程師、操作員與程式設計員。當時只要到大學裡修幾門電腦課,或自短期電腦訓練班結業,就可找到工作,確實為一些已拿學位卻苦無就業機會的台灣青年開啟一條活路。

 接著,與電腦相關的科技發展一洩千里。八、九十年代,半導體、ICPC、電子、資訊、數位、系統、網路、通訊,如雨後春筍般一樣接一樣地崛起,為整個社會帶來無垠的工作機會。

台灣人大都具有吃苦耐勞且肯與現實妥協的個性,所以只要有好的工作與發展,大都會勉強自己努力去學習。所以當時無論新、舊移民,不管過去唸物理、化學、宗教、哲學或政治、經濟、法律、社會、歷史、新聞、地理、音樂,許多人都改行唸電腦,也一個個地找到工作,陸續在美國安頓下來。

八十年代後期,有些早期到美國留學爾後就業的前輩亦紛紛離職、自行創業,從事電子、電腦、生醫科技、房地產投資…等各方面的投資與經營,其中許多人都有頗為亮麗的表現。

九十年代,台灣的經濟十分繁榮,許多人乃送十幾歲的孩子到海外求學,其中到美國者甚多,形成一股「小留學生潮」。與此同時,在美國的台灣人社區亦一片蓬勃。鄉親們紛紛換大房子,連帶地,房地產仲介、銀行、房貸、保險等服務業興起,到處充滿了生氣。

美綸美奐的紐約台灣會館 (天下第一館)

4
人是群居的動物。早在五十年代,在美國的台灣人還很少的時候,這些台灣人因為曾受日本教育,會講日本話,會去參加日本人的聚會。那時在紐約,日本人組一個「Nippon Club(日本俱樂部)」,在曼哈坦五十七街擁有一棟日本會館,經常在會館聚會。
六十年代,到美國的台灣留學生越來越多。新來的台灣學生不會講日本話,也不便參加  Nippon Club。早些來的台灣人於是仿Nippon Club的方式,與新來的留學生共組Formosan Club
當時在美國東西兩岸各有一個Formosan Club。在紐約的Club名為「East Coast Formosan Club(美東福爾摩沙俱樂部)」,在加州Club名為「West Coast Formosan Club (美西福爾摩沙俱樂部)」。
            1970年,東西兩岸的福爾摩沙俱樂部合併,共同在美國首都華府登記成立「全美台灣同鄉會 (Taiwanese Association of America) 」,簡稱「全美會 (TAA)」。然後,各地區的台灣同鄉紛紛自組台灣同鄉會,如紐約台灣同鄉會、波士頓台灣同鄉會、費城台灣同鄉會、巴爾的摩/華府台灣同鄉會…等,全都加入「全美台灣同鄉會」。
同樣在1970年,一群在美東的台灣人基督徒假美國國慶日(七月四日)的連休假期聚在一起,舉辦靈修會。由於靈修會的氣氛很溫馨,他們決定年年舉辦。如此到了1974年,他們決定開放予非基督徒的鄉親參加,結果成為老少咸宜、延續迄今達四十八載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TAC/EC)

美東台灣人夏令會不久成為海外台灣人最大的聚會,在最興盛的1986年,曾創下2,600人一起參加的記錄。同時因為美東夏令會帶起熱潮,美南、美東南、美中西、美西等地區的台灣人紛紛仿效,各組區域性台灣人夏令會,增進了各地區台灣人互相交流的機會。
八十年代,全美性的台灣人社團紛紛成立。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ATPA)首開先河,於1980年四月成立。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 接著於1982年成立。爾後,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NATMA)、北美洲台灣婦女會(NATWA)、北美台灣工程師協會、全美台灣客家會、北美洲台灣商會等相繼成立。每個全美性社團在各大城市設立分會,定期舉辦活動。從這些頻繁的活動中,在美國的台灣人逐漸凝聚出共識與對台灣的認同。
隨著社團活動增加,許多台灣人聚集的地方都深感需有一棟如日本會館般的台灣人公厝,作為鄉親聚會的場所。紐約向來開風氣之先,當地的台灣人們便率先於1985年集資買下法拉盛北方大道上的一棟建築,將之改建為「紐約台灣會館」,於1986年正式揭幕使用。
紐約台灣會館因為是海外台灣人自行籌資興建的第一棟會館,所以紐約鄉親很豪氣地將之稱為「天下第一館」。德州的台灣鄉親接著於1990年成立「休士頓台灣人活動中心」。加州聖地牙哥的鄉親則於1997年正月掛牌成立「聖地牙哥台灣中心」。南加州的「大洛杉磯台灣會館」於1998年隆重宣告成立。

                  「北加州台灣會館」則於2003年在灣區的Fremont成立,隨後遷址於聖荷西。2004年,座落在美國首都的「大華府台灣文化中心」亦掛牌成立。至此,一個全美性的台美人社區儼然形成。

加州聖地牙哥台灣中心
1999,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向美國國會申請每年五月的第三個星期為「台灣傳統週」,順利獲得通過。美國總統柯林頓並且在1999年五月與2000年五月兩度發函向「台灣傳統週」致敬與祝賀。
美國每十年舉辦一次全國性的人口普查。在人口普查的問卷中,每位參予都得勾選或填寫自己的族裔。 1999年,一些台灣人社團開始要求台美人在族裔欄中先勾選「其他(Others)」,再填寫「Taiwanese Americans」。結果,2000年美國人口普查報告顯示共有十四萬「台美人」住在美國。「台美族裔」的名詞也因此開始浮現。

2009,不僅第一代台美人社團鼓吹鄉親要在2010人口普查中填寫「台美人」,甚至在美國長大的第二代台美青年更製作影片,經由網路不斷播放,要台美人「write in Taiwanese Americans」。結果,2010年的人口普查報告顯示共有二十三萬「台美人」住在美國,比十年前增加了近40%

根據美國 2010人口普查的資料顯示,全美國具有學士以上學歷的人為28.2%,而「台美人」裡擁有學士以上學歷者則高達73.6%。又如,全美全職工作者的平均收入為$51,307,而台美人的全職工作者平均收入為 $68,809 高出全美平均約37% 。此外,76%的台美人擁有住屋。諸如此類的多項數據皆顯示在美國的「台美人」是一個高學歷、中高收入與生活十分穩定的族裔。

此外,根據 2010的人口普查,為數23萬的台美人裡,有11萬聚集在加州,其他人口較多的十一州依次如下:紐約(18,000)、德州 (16,000)、紐澤西(10,000)、華盛頓(8,100)伊利諾、馬里蘭、麻薩諸塞、維吉尼亞、佛羅里達、賓夕凡尼亞州、密西根、俄亥俄。
這份資料顯示一些工業州如紐約、紐澤西、伊利諾、馬里蘭、麻薩諸塞、賓夕凡尼亞州、密西根、俄亥俄…等皆是早期留學生與醫師們因工作而居住的地方。由於這些人現大都已退休,逐漸遷往加州等氣候較溫和的地方。所以未來台美人的人口分布可能會越來越集中在加州以及紐約、休士頓、華府、芝加哥、波士頓、西雅圖…等幾個大城市周遭。


「具全部或部分台灣傳統的台美人」攝於2016年TANG(台美人下一代)
5

回溯過去,台美族裔從無到有,一點一滴地累積形成,既是因應美國社會需要而產生,亦是許多鄉親長期經營與奉獻的成果。

美國並非天生寬宏大度,歡迎所有外來移民。早在1882年,美國曾有「排華法案 (Chinese Exclusion Act)」,1924年復有「排亞法案(Asian Exclusion Act)」。至於1921年的移民法則以1920年的人口普查國民血緣(National Origins)為基準,設定百分比,再決定各國移民的配額。當時,美國給予中國的移民配額僅100人。

排華法案直至1943年才予廢除,不過那時給予中國的移民配額也才105人。換句話說,六十年代以前的美國對亞裔並不很友善,但歷經六十年代的民權運動,不僅有色人種的法律地位大為提升,一般民眾亦開始學習包容與尊重多元文化。在整個社會氛圍大為改變下,一向勤勞守法的亞裔亦普獲接納,而運氣很好的台灣留學生就在這時陸續抵達新大陸。

1965年的美國新移民法對亞裔尤其是一個非常有利的大轉變。因為該法案,早期的台灣留學生得以因專才而變更身分,成為美國的住民。他們是台灣人移民美國的先驅與源頭。藉著他們,爾後才有更多的台灣人以依親的身分移民美國。

如果說六十年代以後的美國是移民者的沃土,那麼早期的台灣移民就是優良的種籽。他們大都自小頂著「品學兼優」與「名列前茅」的光環長大,到美國後勤奮認真、敬業守法,如同優良的種籽落在肥沃的土壤裡,經過日照、雨澤,不久便萌芽、成長,乃至茁壯。

代表台美人新希望的第二代與第三代攝於2017年TANG

但是這些五、六、七十年代的台灣留學生通常有個特色,就是非常熱衷台灣政治且反國民黨。何以致之? 仔細探討,當會發現其來有自。

五、六十年代,台灣猶是一個政治獨裁的地方,而那時的美國則民權運動與學生運動方興未艾。這些向來循規蹈矩的好學生,甫離壓抑保守的台灣,驟然來到自由開放的美國,天天目睹各式各樣所謂非暴力但又超乎想像的抗爭新聞,簡直目瞪口呆。

在巨大衝擊下,這些青年經過一段時間後,很自然地回頭檢視台灣的政治、社會、歷史…等各層面,發現自己長期被國民黨的教育所矇騙,因而迸發出要為台灣人爭取自由、民主、平等、人權與獨立的思潮與理念。

他們行動的第一步便是散佈思潮,嘗試啟蒙其他同胞。結果這種思潮與行動馬上被國民黨政府視為叛國,從而被列上禁止回台的黑名單。許多人出國時胸懷大志,期許自己獲博士學位後,要返鄉光耀門楣。一旦發現自己成為被列管的黑名單人物後,先是痛心疾首,接著充滿憤懣與不甘,然後乾脆義無反顧地潦下去,投入台灣人運動。

結果,台灣人運動越演越烈,被列入黑名單的人越來越多,受這些人啟迪或感召的人變得不計其數。七十年代,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的晚會屢屢在思念故鄉的歌聲與四周一片啜泣聲中進行,在美國的台灣人社團成為「被國民黨政府壓迫者與同情被壓迫者」的組織。鄉親每聚在一起,便痛批國民黨,關心故鄉政治乃成為早期台灣移民生活的一部分。

隨著時代演變與台灣政局的更迭,這種悲情與激情皆漸淡去。海外台灣人的思潮由早期的「推翻國民黨」,至「認同台灣、幫助台灣爭取國際地位」,乃至近些年的「建立台美族裔」,其過程是漸進的。而且如同美國社會現正努力發展接納多元族裔與文化般,「台美族裔」的概念亦處於正在發展、逐漸成型且朝向成熟目標邁進的過程中。

2017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合影於West Chester University,黃慶三攝影

我於1997年任職紐澤西一家美國公司時,因緣際會成為自由時報美東版的記者。自19972000年,我寫了不少有關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及紐約與紐澤西台灣人社區的活動報導。2000年起,我開始撰寫一系列在美國台灣人的故事,當時自紐約台灣會館出發,爾後逐漸擴展至全美其他台灣人聚集較多的地區。

每到一地,總有熱心的鄉親告訴我一些當地台灣人社區的人與事。每寫一個人物故事,我總會習慣性地查閱一些相關的背景資料。逐漸地,就像拼圖(Puzzle)般,我一片片地在腦裡拚出一幅完整的台灣人移民美國圖。

我後來得有機會參加南美台灣人大會、歐洲台灣同鄉聯合會及世界台灣同鄉會聯合會。每次與一些不同國家的台僑相談之後,總覺得在美國的台美人何其幸運。他們生活在民主自由、進步富強又安定的國家,學歷被承認、專才獲尊重、才能得以發揮、子女皆受很好的教育,退休後不虞匱乏、經常結伴四海旅遊,又能大聲宣揚自己的文化與傳統。這樣的族裔,豈非得天之寵、蒙神之賜?

本文由於一些資料與數據取自網路,有時不易標註原來出處,故以說故事的方式,與大家分享這個獨特的台美族裔的故事。除盼日後有人以更嚴謹的方式,寫出台美人的正史外,更希望台美人能珍惜上天的恩寵與前人的努力,共思延續台美族裔之道,使其能在美國代代傳承下去。(End)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海台青與黑客松


海外台灣青年陣線2017年合影於West Chester University, PA

海台青與黑客松
楊遠薰

今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TACEC) 的最大特色是引進一個「海外台灣青年陣線 (Overseas Taiwanese for Democracy,簡稱海台青(OTD)」的組織,帶來了不少講華語與台語的青年與一個名為「黑客松(Hackathon)」的工作坊,為連續舉辦了近半世紀的美東夏令會注入一股新血。

「海外台灣青年陣線」係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一群在海外關心台灣的青年所組成的團體。據刻在馬里蘭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的OTD會員林子堯說,318太陽花學運發生時,他即注意到台灣有一個「g0v零時政府」的網路社群,開發出一個將公共議題的資料視覺化、使一般人更能理解議題內容的網路平台,當時頗感興奮,但因為人在美國,也不知該如何參與。

到了那年八月,他遇到一些其他州同樣關心台灣議題的青年。大家志同道合,便決定成立組織,並建立一個能讓海外關心台灣議題的朋友互相交流的網路平台。那個組織後來定名為「海外台灣青年陣線」,簡稱「海台青」。


「海台青」會員參加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右二為召集人林庭安(黃慶三攝影)

「海台青」成立後,於2015年四月假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舉辦首屆大會,會員相聚甚歡。今年,他們決定擴大舉行,乃與歷史悠久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合辦,但採取下午與晚上節目各自進行的方式。所以今年自71 4日,八百名老中青三代的美東台灣人相聚在費城西郊的西契斯特大學 (West Chester University,簡稱WCU),合開夏令會,也度美國國慶假日。

在為期三夜四天的夏令會裡,「海台青」的會員住在美麗的白蘭地酒大樓(Brandywine Hall ),底層是會議室兼工作坊,進口處高懸一幅寫著「黑客松」三個大黑字的布條,讓一些不明所以的鄉親看得滿頭霧水。有的以為是黑衫軍之類的,有的說或許是黑松汽水的一個球隊。

今年參加OTD的學員與講員共67人,來自全美17州,許多都是初次見面。他們通常上午到夏令會的演講大廳,與第一代台美人一起聆聽陳唐山、姚嘉文等人的演講,下午回到白蘭地酒大樓,進行自己的節目。


「時代力量」的五名國會助理在OTD大會中舉辦座談
他們在下午時段安排了「在美行動施力點」、「組織經營工作坊」與「政治議題思辨」三個演講系列。

華府「全球台灣智庫(Global Taiwan Institute) 」的執行長Russell Hsiao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的副會長林希明皆應邀作「如何爭取美國政圈支持台灣」的演講。FAPA新生代的杜荷州與紐約哲學星期五的籌辦人劉彥廷亦共作一場如何影響美國媒體對台灣觀點的座談。

來自台灣的佳賓包括「時代力量」的吳崢、林穎孟、楊雅婷、陳乃嘉、林鈺傑,社民黨的苗博雅、呂欣潔、Ciwang Teyra以及賴中強律師、林濬宴等多人,均在會中辦座談或演講。


由左至右:呂欣潔、Ciwang Teyra與李紫彤

此次「海台青」開會的重點之一是培訓社區組織者(Community organizer),所以工作坊的內容包括g0v模式、從在地組織到全球串連、讓非同溫層變同溫層等,十分紮實,也吸引了不少學員參加。

至於在夏令會全面動員的「黑客松 」則是今年OTD大會的最大亮點。



                          所謂「黑客松 就是英文Hack and thon(Marathon) 兩個字連結而成的 Hackathon」,一個二十一世紀網路族群創造出來的新名詞,中文譯為「編程馬拉松」, 即由電腦程式員與專案小組人員如經理、圖形設計師等圍坐在一起,以密集工作的方式,連續在數十小時內進行或完成某項專案的event

「海台青」的青年覺得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因此決定利用這難得的相聚時光,在夏令會進行一些有意義的專案。

                      也就是說,第一代台美人是懷著度假的心情到夏令會,藉聽演講、談時事、敘鄉情來關心故鄉。海台青們則個個攜帶電腦 (laptop)到夏令會,準備進行一場馬拉松式的腦力激盪,共做一些對台灣有幫助的專案。

「他們很認真,」海台青籌辦人及負責募款的前FAPA 總會長高龍榮博士說:「一圍坐在一起,便開啟電腦,隨即邊討論邊在鍵盤上敲打起來,非常具有行動力與效力。」


黑客松工作坊

OTD「黑客松」72日晚上七點半開跑,3日晚達衝刺階段,4日上午作最後整理,然後由各小組輪番上台向夏令的所有與會者報告工作成果。

他們的專案計有國家寶藏、國會觀測站、台美貿易資料庫、強化同溫層、海外台灣社運組織、女閃電出版、台灣故事、台灣正名器等,光看名稱,就覺得很有氣魄,再聽內容,更令人驚豔。


達衝刺階段的黑客松工作坊

譬如,在「台美貿易資料庫」專案裡,學員們攫取到2015年有關台美貿易的各項數據。在「國會觀測站」專案裡,他們找到所有美國國會議員對有關台灣的發言內容與相關法案。在「國家寶藏」的專案裡,他們搜索到所有美國官方有關台灣議題的記錄文件。

換句話說,這些年輕人運用嫻熟的網路搜尋技術,在短時間內即自美國政府所解密的文件中尋到大批有關台灣議題的資訊。這些資訊不僅能幫一般人瞭解議題的內容,更可提供欲撰寫這方面報告、論文的人或國會遊說者重要的資訊與數據。


黑客松小組成員輪流上台作成果報告
「台美貿易資料庫」小組的成果報告
       除了關心台灣的政治外,  這群思想前進的青年亦關注台灣的社會議題。他們在日麗風和的夏日、在青翠的草坪上拍大合照時,除了興奮地拉著「海外台灣青年陣線」與「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兩大橫布條外,還秀出一幅色彩鮮麗的彩虹旗,表示對最近台灣通過婚姻平權法案的支持。

支持婚姻平權的海台青
夏令會在最後一晚進行「台灣夜市」。這本是「黑客松」衝刺的時段,但仍有不少「海台青」出現,大啖家鄉美食。畢竟,他們自小在台灣吃米粉、肉丸、肉粽…等小吃長大,懷念美味可口的故鄉宵夜,所以寧可半夜趕工,也得抽空出來解饞。

出現在「台灣夜市」的「海台青」(黃慶三攝影)

遙想七十年代初期,草創美東夏令會的前輩們當年不也正是現在「海台青」的這般年紀?那時,他們年紀三十上下,不少人或抱或牽著稚兒幼女到夏令會,許多留學生出身的太太們還得張羅大夥人的食物,煮出一大鍋一大鍋的家鄉美食。

光陰荏苒,歲月如流,四十八年歲月匆匆而過,昔日的帥哥美女就是今日在夏令會看到的白髮人。長江後浪推前浪,早期辛苦創辦美東夏令會的第一代台美人如今看到許多黑髮紅顏的「海台青」出現,都覺十分欣慰。願大家站在「心懷台灣、珍愛台灣」的平台上,世代連結,台美一起,繼續向前。(End)